独竹成篁

[周江]啾

⒈瞎xx取名,一块小甜饼?我大概只会写这个了_(:з)∠)_
⒉好久之前的自戏改编,随意看看,大概会有点怪怪的(。)
⒊万年才为周江贡献一份粮,就当祝大家提前新年快乐❤】
 
 
   江波涛将头上的耳机扯下挂在脖子上,长舒一口气,身子向后一靠将身体全依附在了柔软的椅背上。全当放空地盯着一尘不染的天花板,脑后的空调依然兢兢业业地工作着。

  
    啊,一下午了吧。江波涛这么想着。视线渐渐失去焦点,不自觉地走了神。耳边继续响起的鼠标声将江波涛四处游走的意识拉回,下意识扭了头,看着那人又对着电脑忙了起来。

  
   江波涛无奈笑了笑,两人这都跟陀螺似得忙活一下午了,也不知道休息会儿,自己不心疼我还心疼呐。内心不自觉地嗔怪。

  
   江波涛脱下耳机挂在显示屏上,揉着酸疼的脖子起身几步跨到周泽楷身后,自然地抬起双臂撑在椅子的靠背上,玩味地瞧着眼前的人随着重量向后一仰,又随着惯性晃回电脑前。

  
   就这么一前一后的安静了好一阵,瞅着周泽楷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江波涛赌气般伸出手向掌心哈了两口气又搓了搓,身子向椅座微微靠拢,伸长手臂从周泽楷脑后绕到眼前一把捂住对方的眼睛。

  
   “江?”“哎呀,小周还记得我啊,我以为我是透明的呢。”刻意掐出来的撒娇音带着藏不住的笑意,江波涛微微用力将对方脑袋摁在了椅背上。

  
   “你啊,也好好休息下吧,如此操劳粉丝们会心疼的哦。”江波涛松开捂住周泽楷双眼的手,滑到太阳穴轻轻揉按。
 
  
    周泽楷愣了愣,突然抓住江波涛的手腕,按摩的动作被迫停下。“你呢?”
 
   “嗯?”江波涛假装不懂,抬眼看向他。
 
   “你呢,你会心疼么。”周泽楷紧紧盯着头顶眼角藏不住笑意的小男友,手下又加了几分力度捏着那一节白皙的腕子,清澈的眸子发出的眼神灼热地像是要将他烧出一个洞。
 
   “很痛哦,小周。”江波涛转移开视线,挣扎了几下,试图抽出被束缚的手腕。坐着的人却不减丝毫力度。
 
   “你会心疼么?”这人执着地想让江波涛扶额。
 
   “会,当然会。比谁都心疼。”江波涛收起笑容,重新看向周泽楷,无比正经的回答了他。

  
   周泽楷满意了,松开江波涛的手腕,闭上眼继续享受恋人的按摩。江波涛好不容易绷紧的脸,因为这幼稚的行为又忍不住笑出声,手下继续揉按。周泽楷听着那浅浅的笑声,也不自觉的勾起嘴角。

  
   江波涛眼神不自觉地飘向正闭目养神的人脸上,想起以前为数不多的撞到对方的睡颜,像是坠入凡间的米迦勒,纯洁,安静又带着蛊惑人心的脸庞,自己也不知不觉间迷上这个天使。
  
  
   轻笑着轻轻挑开周泽楷额前的碎发,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。江波涛手撑住椅子,弯下腰身子微微前倾,闭上眼在人唇上烙下一吻,“啾”,唇瓣迅速相贴又分开。
  
  
   正欲起身,脖颈却被一只有力的手掌给扣住,动作僵硬的卡在一半。身下原本正在休息的人已然张开了眼,从自己角度看还带着被挑衅到的凶狠。“小周,你要干嘛...”话还没说完,扣住脖颈的手突然用力,身子顺势被压下,毫无防备地迎接上对方热烈而急切的亲吻。仓促的呼气打在江波涛脸上,惹得一丝红色从耳根窜上了他的脸颊,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。

  
   索性嘬了一口周泽楷的嘴唇当作回应,压在江波涛脖颈上的手又是增添几分力气。

  
   江波涛好笑的看着对方猴急的样子,心笑人幼稚,算了,今天就随他去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谢收看❤

评论

热度(42)